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同窗情

发布时间:

岁月如细沙般的缓缓顺着指尖流淌而过,黏在心田的是那些蜜一样的童年和花朵一般笑 颜。偶尔翻出一张黑白的小学毕业照片,照片上的小伙伴们呆萌的小样,不由得让人捧腹大 笑。然后细细辨认,端详。让思绪穿过时间的隧道,在快乐的想象中回忆往事。满满的感动 在我们柔软的心田缓缓流淌和散发。
小时候的我们,不仅仅是同学,还是邻居,街坊,本家。是沾亲带故的七大姑八大姨。 上课时嘀嘀咕咕说悄悄话的小姐妹,也是课桌上画三八线横眉冷对的小仇敌。谁家爹妈是干 什么的,谁家有几个兄弟姐妹,谁家来了亲戚,谁家添了人丁。谁家的地在哪里,种的什么, 都清清楚楚。如数家珍。邻居家和自己家一样熟悉,一样自由。那是一个封闭的时代,也是 一个亲密的时代;是一个热闹的村庄,也是一个和谐的社会。
那时候,很多很多的关系是混合的,重叠的。因为小学直升初中,按片儿划分,不必考 学,所以你的小学同学,又是我的初中同学,你的前院后邻,又是我的同校校友,非常普遍。 直到初中毕业,一块儿玩的小伙伴差不多还是那些,中途失散的不多。
经流岁月,模模糊糊的黑白照片,我还是我,她还是她,照片上稚嫩的小脸儿,轮廓没 变,神态亦没变。上帝赋予人的个性和容貌,当在临世之前就确定了,此生难以改变。
还记得在我们十五六岁青葱一般的年纪。那时候生活条件还不是很好。一个个长得面黄 肌瘦,发育缓慢。但我们善良的本性,可贵的人格魅力却日益成熟。就像遮挡我们视线的大 山一样高大巍峨,敦厚淳朴。
可爱的翠翠早晨起床,平常走路蹦蹦跳跳,兴高采烈像只小燕子的她,那天变了一个人。 变的突然长大了。只见她一脸认真的表情,心事重重,好似做着一个重大的决定。在上学的 路上,她一本正经的忽然问我:英,哎,我昨晚没睡好,为啥?我想好了,想好什么了?你 觉得我嫁给 xxx 好不好?我吃惊的问,为什么?你看,他们家实在太穷了。你看他穿的裤子, 那么短。冬天连棉鞋也没有。最重要的是他们家的房子都是我们队里最破的。我哥哥们现在 做生意也有点钱了。我如果嫁给了他,我就求求我哥哥们帮帮忙,好歹也会把他们家房子盖 起来的。我顿时好感动,也好佩服她的善良和大方。我问那你爹同意吗?唉&.他们家太困难 了,估计我爹不会同意的,到时再说吧。我也跟着她叹气,忧愁起来。进了学校的大门,不 一会我们就把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。少女的心思就如天空的云彩般飘忽不定。不知这事后 来怎么没了下文。
那时的冬天好像格外的冷,宽大的教室里只有一个烧煤的铁皮炉子。坐在后面的同学一 节课还没上完,手和脚完全冻僵麻木。下课的铁锅咣&..咣第二声还没敲响,老师的脚步还没 有离开讲台,那个大个子男生一个箭步就冲到了炉子跟前,岔开双腿占据两个人的位置。
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那个偏僻的小山村,生活还极度贫困。上学带的都是黑面、包谷 面,糜子面做的馍馍。那个大个子同学书包里经常背的却是煮的沙沙,满脸都笑开花的洋芋。 他挤在炉子边,接下来就开始烤洋芋,寒冷的冬天洋芋已经成了冰疙瘩。不一会,炉子边就 滋滋冒着白气,香喷喷的洋芋味弥漫在教室里。那几个开口最好,最沙的,最大的,别人都 不敢碰。那是他留给痴情小闺蜜的。只因那个男孩子对她像大哥哥般的照顾。下课给她占烤 火的位子,给她留最好的洋芋。就让小小年纪的她,善良的她,心产生怜悯和同情。纯洁到 要一生相许,嫁给他来回报。
在友谊无价,爱情至上的年纪,我们共同度过了充满激情的岁月。现已步入中年行列的

同龄人,我亲爱的发小,你们还好吗。不知不觉我们已从热情洋溢,充满梦想的年龄变得成 熟,稳重,自信。如今的你们身上是否还保留着那些少年时纯洁的品行,天真或烂漫。
岁月的年轮不经意的从我们身边划过,打磨着我们的棱角,修饰我们的智慧。让我们的 经历变成一本精装、华丽、丰富多彩的故事书。成熟是从幼稚,单纯,绕过圆滑,迈向真诚 的基石。让我们一步一个脚印走向未来,走向各自的生活。




友情链接: